口木困

有什么能让人快速入睡还不做噩梦的方法吗(不存在的)

【瑞金手书】一起摇摆

这两天和 @玉芽Q 一起搞了个手书玩!歌是一起摇摆!
旧设格瑞注意!!

欢乐向,大概是糖中带刀吧……

网址↓手机请走评论

http://m.bilibili.com/video/av12551642.html

感谢各位观看!!

今天和老池的茶,画到一半软件就卡了……emmmm

P1我的P2全,all15背景下的E15

酷爱!就是这个司机!→ @玉芽Q 干的漂亮!

p1大概是黑金→金←格瑞,双金成分多一些


p2鬼金


p3及以后是丹金(含all金)条漫,作画崩坏、字丑注意!!

【震惊!某手抖患者竟然试图手绘勾线!这究竟是道德的……】


感谢红叶大大提供的脑洞!拖了这么久质量还不高真的非常抱歉【……】最近学校和家里都蛮多事的……


原分镜被我一改突然就失去了张力OTZ【……】

因为正在排练这个,所以就画了【……】

什么时候能结束啊【……】

其实上色进度65%,太丑就……删了

(配色是什么我不知道)

为什么要上色呢?光铺色挺好的……(躺)

Frisk的性格与行为分析!

努力学习画画的阿乱:

我超爱frisk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!!!!!!!!!


nothing useful. 中文站:



【愚人节快乐之你猜我会不会更新】


这一次给大家带来的是Frisk的性格与行为分析


 好的我现在要开始周更填坑了




原文地址:点我点我


(或通过:http://nochocolate.tumblr.com/post/140531186995/frisks-personality-and-actions)


原作者:nochoco


渣翻: @Emun咸 











(undertale剧透注意!!)


 


如果你以为玩家是对Undertale的游戏剧情发展影响最大的,那这很可能让你产生一种“Frisk是个又没深度又不能自由行动的角色”的错觉。然而就实际而言,Frisk非常多的行为都是玩家完全不能操控的。他的这些行为会不会改变,取决于Chara是否处于掌控者的地位——以此为前提,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完美结局/真-完美结局的游戏路线中,玩家所不能控制的那些行为,都是Frisk基于自主意识而实施的。


 


下面列出了Frisk所做出的大部分选择。斜体字部分是Chara模仿他做出的行为。


 



  • 在与Toriel的战斗当中,Frisk试着想出点什么东西来对Toriel说(与之相反的,Chara会表示“没什么好说的”)



  • 如果你之前杀死过Toriel,在战斗之前,Frisk会“用像是(他们)见了鬼魂一样的眼神”看着她



  • 如果你已经玩过一轮游戏,或者是在你夭折前,Sans已经登场了,Frisk会在Sans让他(们)转身之前就转过来握住骷髅的手












Frisk 为了躲避Papyrus而藏到奇形怪状灯背后……





这个行动很重要——因为这是和Chara不同的第一个主要行动。


在屠杀线里,Chara拒绝听从Sans的指令(换言之,Chara拒绝和Sans一起玩),但Frisk很高兴去完成Sans的请求:当Papyrus离开之后,Frisk是自己从台灯背后走出来,而非玩家操控的。











Frisk耐心听完了雪人的请求,并且只带走了他一片身体……





Chara一次又一次地取走雪人身体的一部分,直到他最终成为了“一滩毫无用处的雪堆”。恰恰相反的是,Frisk让雪人说完了他想说的。而如果Frisk同意带走雪人的一部分,他(们)只会取走一小片——一小片雪被取走,不会使得雪人消解死亡。





  • 关于钓鱼线上的小纸片所写的怪物,游戏里没有给出选项让玩家决定是否联系那个怪物——而Frisk做出的决定是“不”。



  • Doggo(译者注:双刀刺客狗狗)对Frisk登场没啥特殊反应(但当Chara出现时,他发抖了)。



  • Frisk不会在Papyrus解说谜题时打断他。



  • 在和Papyrus约会之前,Frisk乖乖地跟着他绕雪镇走了一圈才进到骨头兄弟的家里去。











在检查完Papyrus家的水槽、神烦狗跑出来的时候,Frisk回应了Papyrus的要求,尝试去抓住神烦狗……




  • Papyrus:抓住那条瞎几把乱搞的狗!





尽管Frisk试着抓住神烦狗,他(们)也尽了全力——而玩家在这里不能做任何事情。





  • 和MK一起的时候,他(们)很注意要对MK礼貌温柔。



  • 在知道了Frisk名字的PE线,选择击打训练用假人(愤怒假人)会导致Frisk轻轻地拍打他,并且Frisk会“感觉很不好”。












剧情显示,Frisk采用了某种方式(译者注:可能是点头之类的)向MK承认了,他(们),事实上,是人类……


 



  • MK:


  • 你……你是人类,是不是?哈、哈哈。


  • 嘿!我知道!


  • ……唔,我现在知道了,我是说……





这很重要,因为在GE屠杀路线,Chara的习惯是不对任何对象做出任何回应。





  • 在Undyne成为朋友的剧情里,当Frisk往骨质抽屉里面看并发现神烦狗之后,他(们)立马转过来面向屏幕。



  • Frisk会喝Undyne提供的金色花茶,但在那之前,被告诉说这茶很烫之后,他(们)会犹豫。



  • 显然,Frisk喝光了花茶,促使Undyne试着给他(们)倒更多。



  • 当Undyne跳过来抓起他(们)的时候,Frisk转过身看着Undyne。



  • 在和RG01还有RG02(译者注:就那对基友护卫)战斗之前,Frisk跟着他们转悠、和他们一起玩。



  • 当Frisk被Muffet的网困住的时候,一开始玩家可以操纵Frisk转向任意方向,但一旦Muffet出现,Frisk就会按照自己的意志面向她、看着她。



  • 同样的,在MTT的彩格谜题时候,Frisk也转过来面对着他。



  • 而在MTT度假胜地的房间休息时,Frisk会面朝下趴在被窝里。












在MTT餐厅吃饭——当Sans提到说Frisk一次也没死过的时候,Frisk给了他“有些奇怪的 神情”……




  • Sans:


  • 嘿,你那表情是想说啥?


  • 我说错了啥……?





基于Sans的反应考虑,这个“神情”很可能是恼怒的一种。可能Frisk对此回以了几声冷笑。





  • 当Frisk即将进入联结新家的长电梯时,Alphys让Frisk停下来。而Frisk停下来并且转过来面对着她了。



  • 在Alphys的发言结束后,Frisk自己转回来走向了电梯。












当Frisk从怪物们那里逃走时,他(们)总是带着笑……







在PE路线Sans的审判中,他提到了Frisk在逃跑时总是笑着的——直到这时我们才会知道这件事,而它有力地佐证了Frisk友善的性情。











读档到Sans审判的前一刻再重复审判的话,会导致Frisk带着某种“特别的表情”听Sans审判他(们)……






说不定Frisk一脸无聊。







再读档一次到审判前会导致Frisk做出引起Sans注意的行为……




Frisk看起来想要告诉Sans密语——这说明Frisk应该是做了什么,而这成功地引起了Sans注意。











马上,Frisk向Sans提起了密语的事情……





他(们)肯定是把这件事大声说了出来,促使Sans要求Frisk“再大声一点说”。










Frisk,在玩家视角看来,自发地、没有任何玩家倾向地,说了,“我是一个蠢屁股嘟嘟噜”……




  • Sans:


  • 哇哦。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会这么说,


  • 不仅是因为这真的很幼稚,


  • 而且还因为这就是我的密语。





Frisk大声说出了密语——而Sans看起来很享受他的恶作剧。











用他(们)自己的两瓣嘴唇,Frisk靠自己——从玩家视角看、没有任何玩家参与的成分——说“我是传奇放屁大师”……


 



  • Sans:


  • 哇啊。


  • 这可真是……嗯……非常小孩子气。





Frisk还在继续他们之间的玩笑。











Frisk可能撒了个小谎说这是一个“双重密语”——这个说法被Sans辟谣了……




  • Sans:


  • 任何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家伙,都是肮脏的骗子。


  • 我才没有什么“双重密语”咧。


  • ……不过嘛。


  • 我确实有个“超绝密三重密语”。


  • 就是你刚刚说的这个。


  • 所以嘛,我想,你合格咯。





有什么东西促使Sans瞎掰了一个“超绝密三重密语”出来——而这多半是Frisk。





  • 在NE中立和平路线当中、和Asgore对战时,第一次“talk”行动会促使Frisk向Asgore乞求终止战斗。而如果此前杀过任何一只怪物,第一次“talk”行动则会得到一个“但……没什么好说的”的回应。



  • 如果中立和平路线,Frisk曾经死在Asgore手下,第一次“talk”行动会被Frisk试着告诉Asgore他曾经杀死过他(们)的行为取代。



  • 在NE中立结局当中,在Flowey说他会把Frisk撕成“染血的碎片”然后静止之后,Frisk勇敢地向前迈进了。











在真·实验室,Frisk走向合成怪物的时候,速度格外缓慢……




Frisk能转身以原速走出房间——而合成怪物依然还在那里,这说明Frisk是害怕合成怪物,并且更愿意逃离真·实验室的。





  • 在触发完每一盘实验记录磁带事件后,Frisk都会转过来面向电脑屏幕。












在PE真和平路线中,当Flowey用他的藤蔓把Frisk所有的同伴都抓起来之后,游戏暗示Frisk询问Flowey他为什么要这么干……





Flowey打断了Frisk——好像是在Frisk发问的时候——然后复述了一遍那个他早已预料到的疑问。










和Asriel的战斗中,Frisk,自发地,试着移动并伸手去抓他(们)的存档文件……





尽管平时都是玩家才有选择游戏存档读档的权力,但如果Undertale游戏里存在一个存档文件,这时,Frisk会试着靠自己去够到它们。







以上就是游戏中Frisk自发地、不受任何玩家干扰下做出的所有行动。


和缺乏耐心、暴躁不安的Chara相比,Frisk更有礼貌,不会在他人说话时移动或打断。


总而言之,这些行为都刻画出了一个善良的、时刻期望能为他人带来快乐的小生灵的形象。


【杂谈】圈子与圈套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害怕

神秘电饭煲:

😂


林朵:



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。




 




涉事者是我的朋友,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,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、督促产出,倒是乐在其中。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,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,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,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,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

 




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,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。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,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。然而战火愈演愈烈,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,以至于到了后期,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,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,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,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。




 




终于有一天,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,撤了个干净。




 




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,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: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,真正吓人的,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,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。




 




愚钝如我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。




 




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。




 




既是最好的时代。借助网络的力量,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,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,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,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。




 



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网络的力量,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,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。




 




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。




 




没有争端,没有异见。




 




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,都说着相同的话,长着同样的脸。




 




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?




 




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,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,多数碾压了少数,盲从成为了习惯,没有不一样的声音,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,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,没人会质疑,没人敢质疑。




 




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,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。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:没错,我是对的,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。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,那它一定是错的。




 




哪怕这所谓的“所有人”,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。




 




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。




 




这大概也解释了,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。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,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“同仇敌忾”,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“异端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

 




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,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,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。只不过很不巧,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“群体单一性”的重灾区。




 




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,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,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,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。




 




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。




 




说真的,这挺可怕的。




 




参照自然法则,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,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。




 




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,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,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。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,太容易获得认同,太容易消除异见,不再需要感同身受、求同存异的时候,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。




 




这值得警惕。




 




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,但事实上,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,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,心性变得愈发暴躁,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,只不过是一种爱好,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。




 




毕竟,圈子内外所划分的,只是不同,不是是非。




 




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,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。




 




每分每秒,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,绑的更牢。




 




而最可怕的是,你甚至都不会觉得,自己有挣脱的必要。








END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小广告时间:

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


摘了环感觉有些微妙……

衣服是随便画的XD

码,除了叫好说不出什么了

AOzero:

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……不知道啥(x
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(x


1)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,默默右上角关掉。如果不好受了,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。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。实在想吐槽,私下找亲友,不要开群,发说说,发带tag的lof博文,等等。


2)看到写得再ooc,再傻再小白,再受不了的文,也……不要骂人。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,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。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,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。实在看不下去,要么关掉,要么实在想管,那就多做做科普,不要骂人。
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,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,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。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,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,以及过去的自己。


3)既然是白吃,既然冷得没粮吃,就不要嫌这嫌那了,吃吧……
如果实在受不了,那就自己动手产呀。


4)既然不萌哪对cp,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,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……有时间和对方互掐,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,产粮,科普,推广。就是要过得舒服,让对方嫉妒(这人x


5)不要当圈管……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,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……
这世界非常大,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,内心简直毫无波动(住嘴


6)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,不要带tag。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,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,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,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。
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……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(x)现在反省,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


最后一条,7)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,然后不搜tag,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。一切就都解决了,拍手。


如果再想到啥,就再写写(